聚合打車流行 出行格局難改 - 成都出租车票务
 
聚合打車流行 出行格局難改
 

聚合打車流行 出行格局難改

发布时间:2019-09-30 11:24:55
 
不用單獨下載多個出行APP,在一個平台就可以同時呼叫十多種不同公司的網約車型。近期,伴隨美團在京上線打車功能,聚合運營的網約車平台對滴滴出行形成合圍之勢。高德地圖、百度地圖、美團、微信、支付寶等互聯網用戶高度聚集的平台上,都能看到網約車的身影。對消費者而言,功能聚合帶來不少便利,不過,從現階段體驗看,運力不足、價格不平衡等問題仍待解決。接入多家出行企業后,平台的運維能力也面臨更大考驗。 經濟型網約車價格差不少 一個APP就能叫到多種車,這種聚合經營的模式,替消費者省了一些麻煩。但不少體驗者反映,聚合平台上的多數網約車與滴滴快車相比價格偏貴,派單較遠,使用時仍有不便。 上周三中午,市民張女士從安定門大街打車前往阜成門附近的魯迅博物館。她先后打開高德地圖和美團APP,令她困惑的是,同樣的路程,高德地圖提供的經濟型網約車大多在20多元,美團提供的車型卻都在三四十元的區間。 目前高德地圖提供的出租車為首汽和嘀嗒出租車,經濟型網約車共有滴滴快車、攜程用車、陽光出行、AA出行、曹操新能源5種,前3種價位較低。美團打車的選擇偏少,隻有首汽出租車和AA出行、陽光出行、曹操新能源3種經濟型車型。 張女士勾選了出租車和經濟型網約車的所有車型,在兩個APP上同時叫車,沒想到接單的都是曹操新能源,基本是同類型網約車中最貴的。“美團首單優惠6元后,還花了38塊錢。”張女士說,一般出租車打表的價格僅在30元左右,滴滴快車的價格在25元左右,“曹操新能源這個價位放在經濟型裡顯然偏高”。 除了價格偏高之外,曹操新能源、AA出行等網約車還存在派單較遠的問題。乘客小余介紹,通過高德和美團叫到過兩次經濟型網約車,一次等了8分鐘,一次等了15分鐘。一位曹操新能源司機表示,由於車輛較少,司機一般都在三四公裡外,多數要等待七八分鐘。“所以我們接單后都要第一時間詢問乘客是否願意等待再出發。”司機說,有一次乘客嫌他的車太遠,取消后又反復叫了4次,結果系統都派給了他,因為附近隻有這一輛車。 遇糾紛平台客服“踢皮球” “自營服務更有保障,聚合模式更多選擇。”有網友將滴滴、首汽約車等單一平台與高德、美團等聚合平台類比為京東與淘寶,獲得不少人附和。對聚合模式而言,如何做好各平台與消費者之間的銜接,就成了衡量服務水平的重要一環。 “高德上打車有個毛病,就是投訴無門。”在黑貓投訴平台上,反映高德打車客服處理不力、多次投訴無果的消費者為數眾多。5月16日,有網友使用高德地圖打到陽光出行車輛,申請開發票卻始終沒有收到。期間多次撥打客服電話,問題一直沒有解決。還有網友發帖稱,自己對司機收費有異議,便在高德平台上反饋,沒有任何客服人員聯系她,頁面卻顯示處理完畢。 平台客服“踢皮球”式的做法讓不少消費者感到無奈。市民田先生去年11月通過高德平台打到一輛首汽約車,在申請發票時誤選了個人發票,隨后聯系高德重開公司抬頭的發票。“高德說需要首汽來開,首汽說我的乘車記錄和開票記錄都在高德那邊,需要高德操作。”溝通兩三輪后依然無果,田先生隻好放棄報銷。 業內人士指出,聚合平台雖然能提高叫車效率,但在高峰時期,如果各家平台都叫不到車,聚合平台也無能為力。 聚合運營爭奪出行大市場 兩年前,高德上線出行服務平台“易行”,滴滴出行、神州專車、首汽約車、摩拜單車、飛豬等出行服務商,作為首批合作伙伴接入該平台。 “一鍵叫車功能已為平台上的網約車合作伙伴帶去了約200%的每日訂單增量,同時相較行業平均水准,也為用戶節省了10%的等待時間。”高德地圖副總裁董振寧此前明確表示,高德做叫車業務的初衷,不是為了在網約車行業裡分杯羹,也絕不想成為另一個滴滴。但毋庸置疑的是,越來越多的綜合性平台盯上了出行大市場,尤其是像美團這樣高頻次的消費平台。 今年5月19日,美團打車宣布,繼上海、南京上線聚合模式后,新增蘇州、杭州、溫州、寧波、天津等15個城市。就在本月,美團再次新增10城進行試點,北京赫然在列。 美團和高德的優勢是擁有海量用戶。根據官方數據,美團年度交易用戶達4億,高德地圖日活躍用戶數突破1億。有了龐大的用戶數打底,再加上覆蓋高中低不同價位的網約車資源,如果在叫車體驗上不差,對滴滴而言分流作用不可小覷。“AA出行和陽光出行我以前根本沒聽說過。”經常打車外出的銷售人員李敏說,使用高德和美團打車后才知道這兩個品牌。對於中小型出行平台而言,聚合是更好的出路。 為防患於未然,滴滴也在嘗試聚合打車。今年5月開始,滴滴已經在成都接入了同程打車,后續滴滴還將接入更多第三方出行服務商。 從當下市場反饋來看,聚合模式深入人心,消費者不願下載太多APP來解決出行問題,司機也希望有更多平台來招攬生意。但業界分析,聚合打車不會改變當前滴滴獨大的出行格局,合規運營的考驗下,重點城市高峰時段網約車難打的供應短板,也不會因聚合打車而有明顯改善。(陳雪檸) (責編:左覃韌(實習)、陳康清)
 

上一篇:站群更新